末世鼠辈_781 和案件无关4_古代言情_渡難文学

781 和案件无关4(1 / 2)



“想什么呢,他只是好色,并不禽兽……那个姑娘就是从救赎者基地里叛逃出去的红袍修女,两个孩子是反抗军首领的,寄养在一名情报员家里。

那个人正好和洪涛认识……你可能不知道,他在疆省平时是以什么身份露面的。是个牧民,穿着脏兮兮的羊皮袄,满身羊油味道,一嘴半生不熟的汉语,别提多像了。如果我和他当街擦肩走过,肯定认不出来。”

对于这个指控周媛必须要帮洪涛澄清,倒不是顾忌名声,而是要证明自己看中的男人不能有品质上的大缺陷。可是说着说着又进入了情人眼里出西施的节奏,装孙子骗人都成了值得称赞的大优点。

“好吧,我承认,他现在是劫富济贫的大侠,是充满爱心的救世主,是促成救赎者合并的大功臣……你满意了吧!

可是他的人呢?难道他还要当做好事不留名的马峰,拍拍屁股又跑了?这次他准备跑去什么地方,印度还是欧洲?”

林娜已经有点恶心了,一个年过四十的老女人,动不动就摆出少女含春的样子,不光不会有任何美感,反倒透着一股股凄凉。

“我觉得他还在疆省,而且就在孙大成身边。孙大成不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人,之所以这么听话很大可能是不得不听,你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?”

实际上这才是周媛想要表达的唯一内容,前面全是铺垫。她这次去疆省始终坚持每天定时打开秘密频道,电池没少浪费,但始终没接收到洪涛的呼叫。

现在她的心里也些慌,总是担心洪涛真死了。不怕丧尸病毒,不见得就不得别的病,光是伤口感染就可能要了任何人的命。

和林娜讲这些,就是想让这位同样聪明的女人帮忙想一想洪涛有可能的去处,无论准不准,好歹算个心理安慰。人这个玩意不管多理智,只要对一件事过于执着了,难免就会钻牛角尖。

“你是想让我留意新移民的身份,帮你把她找出来?”

林娜也大概听明白了,合算绕了这么大圈子,还是春心荡漾,忍不了长期得不到心上人消息的煎熬,不得不向自己求助了。

外交部的特工能力再强也只能对外起作用,一旦移民进入联盟控制区就归内务部管了。周媛是怕洪涛跟着移民悄悄返回京城,一旦融入到京津两地的十几万流民中就真等于大海捞针了。

“不是帮我,是帮大家。我带回来的那头熊阿里克谢他们研究的怎么样了?这半年多以来疆省又出现了动物袭击人变成丧尸的桉例,虽然都没找到动物,但这种趋势应该已经有了。

和未来的发展路线相比,怎么对付这种新的变异病毒才是重点。两派积怨已久,缺乏足够的信任,即便这件事是真的也会被当做一种斗争手段。

只有先把他找回来才有可能弥合原本的裂痕,再次把所有人团结在一起,先渡过这个难关再说。但我一个人独木难支,需要你和更多人的帮助。”

可能是嫌林娜脑子里想的事情太少了,日子过得太轻松了,除了洪涛这个大麻烦之外周媛又抛出了个更大的麻烦,关于动物感染丧尸病毒的现实。

“……你的脑子是想男人想疯了吧!让他回来?还弥合裂痕……他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清楚?如果他回来了,第一个被免职的就是我和焦樵!

好吧,我们俩这些年是犯过错,对有些事睁只眼闭只眼了,免职活该,也认命。可你想过没有,其他人同样愿意认命吗?理事会的人怎么想?军队的人怎么想?

十年了,姐姐,他已经离开十年了!现在各部门的中坚力量有百分之八十都没见过他,还有至少一半的人并不认同他的管理方式。

你突然把他找回来,能不能团结我不清楚,马上来个兵戎相见我敢肯定。到时候就算你们胜利了那也是惨胜,为了你们两个人的理想牺牲这么多人,合适吗?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